返回首页

废后难宠

第328章 249

发布时间:2016-11-25 07:24:29

  

  “你不怪我,并不代表我自己就能不怪我自己……”重重的咳嗽两声,吐出两口鲜血的司徒锦华,脸色惨白非常。

  “哥哥……你等我!

  凄美而又绝然的轻轻一笑,仇婉若将他平放。

  “婉若!你要做什么?”

  心头处浮上不好的预感,司徒锦华大睁着眼,想要阻止仇婉若的动作,却苦于有心无力。

  眸华转冷,仇婉若仰头望着上位上的赫连煦。

  缓缓上前,她于赫连煦身前站定:“无论到何时,你心里有的,永远都是自己的家人,可是她们……确实该死!”

  闻言,赫连煦眉宇轻皱!

  他知道,眼前的仇婉若,已然不再顾及自己的生死。

  静静的,凝睇赫连煦片刻,仇婉若嫣然一笑,猛地抬手,将琉璃玉壶端起,她微仰着头,把壶里的毒酒,悉数饮下……

  “婉若!”

  喊声撕心裂肺,司徒锦华脑海中一片空白。

  在这一刻,她什么都不能做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仇婉若喝下毒酒!

  哐啷一声,与琉璃玉壶一起跌落在地,仇婉若对赫连煦淡淡一笑,转看向司徒锦华所在之地。

  “婉若……你这是何苦!”

  泪水,和着血水,模糊了自己的尚还完好的半张俊脸,司徒锦华极力想要匍匐向前,却因体力急速流逝,再也无法移动分毫!

  “我知道哥哥心里,总是过不了自己的那道坎儿……不过没关系,既是哥哥向后,婉若勇往直前便是!”对司徒锦华投以倾城一笑,仇婉若向着他所在的地方,艰难爬行!

  看着她艰难爬行的样子,司徒锦华的心,早已痛到无法自已!

  他一直都知道,仇婉若对她的心思,但时至今日,他才晓得,她爱他,竟会爱的如此之深!

  深到,肯与他共赴黄泉!

  “婉若,我来陪你!”

  不再如以前,执意向后,深吸一口气,司徒锦华忍着腹中绞痛,一路向前,朝着仇婉若的方向艰难爬去。

  “哥哥……”

  凄美一笑,看着司徒锦华主动走向自己,仇婉若低声轻喃:“你知道么?自那一年,我被你救起,看到你的第一眼,我便打从心底里喜欢着你……我喜欢你……真的好喜欢你……”

  听到她的告白,司徒锦华心下悲怆,竭力将手臂伸出,他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,与她牵手。

  “这一次,我再也不会放手了!”

  直至这一刻,他才放下心中执念,勇敢的握着仇婉若的手,但可惜的是,他们只有今天,却再无明日了……

  短暂而又急促的喘息着,他竭力挣开眸子,想要将仇婉若的样子,永永远远的记入脑海之中。

  但,酒中的毒性发作,害得他无力为之,只得眼睁睁的凝望着对方,直直眼前一黑,全都昏死过去。

  “哥哥!”

  痛呼一声,仇婉若依渐渐体力不支……

  她想,对她而言,这个结果,应该也是好的吧……

  ……

  缓缓的,拉着赫连洛步入大殿。

  看着大殿上方,死死交握着的双手,司徒珍惜心下胃酸,急忙快步上前。

  在替两人把脉过后,她如释重负的看向自己的兄长:“为何要到生命的最后一刻,才勇敢的说出自己心中的爱呢?!”

  自高位上缓缓步下,赫连煦在司徒珍惜身边蹲下,轻轻的,拥着她的肩膀,他颇有些感怀的说道:“人,往往在即将失去之时,才知最重要的是什么!”

  “你打算如何处置他们?”微微蹙眉,司徒珍惜笑看着赫连煦。

  其实,在心底深处,就今天的事情,她该是会提司徒锦华和仇婉若感谢赫连煦的!

  扶着司徒珍惜缓缓起身,赫连煦喟然叹道:“若是有情人得以双宿双飞,即便深处荒山,对他们而言,也是好的!”

  仇婉若在宫里,是惜妃,是他的女人,若她和司徒锦华在一起,则必须远离宫廷才可!

  “那便送他们双宿双飞吧……”

  轻轻的,靠在赫连煦的怀里,司徒珍惜笑了,笑容璀璨耀眼!

  心下思绪百转千回,她扶着赫连煦的手臂,轻声喃道:“祝愿哥哥和嫂嫂,可以健康平安,幸福快乐的度过余生……”

  ……

  司徒锦华和仇婉若再醒之时,已然是两日后的事情了。

  而他们竟是身在马车之中!

  “哥哥……”

  仇婉若醒来后的第一件事情,便是紧紧的攥着司徒锦华的手。

  看着她一脸紧张的样子,想到她毅然决然喝下毒酒时让人心碎的眼神,司徒锦华心下微疼!

  拉过她的手,双手捧于掌心,他轻轻一笑:“别怕,我不会再跑了。”

  他们并没有死,这一点可以肯定!

  但此刻这马车是要到哪里的?

  左右看了看,见手边摆有一封书信,仍是不忘拉着仇婉若的手,司徒锦华将之徐徐打开。

  须臾,将信看完,司徒锦华的嘴角,不禁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。

  凝睇着司徒锦华含笑的样子,仇婉若心悬微松:“可是姐姐写的信么?信上都写了些什么?”

  “她说,我们喝的不是毒酒,只需调理几日便可恢复。”手臂一伸,将仇婉若带入怀中,司徒锦华轻笑道:“她还说,这车是到安阳的,让我带着你,去见见爹娘……”

  “爹娘?!”

  会意之后,仇婉若面色一赧!

  见她一脸羞赧之色,司徒锦华颤抖着唇,轻轻的,吻了吻她的鬓角。

  一吻落,仇婉若扎入他的怀中,而司徒锦华的脸上则如如沐春风一般……

  马车,缓缓行驶在前往安阳的官道上,夕阳西下,残晖洒落,将马车的影子,拖得冗长冗长的……

  夏去秋来,于爱情缱倦中,三个月一晃而过,仿佛只转瞬之间。

  司徒锦华的心结结了,仇婉若的感情也有了归宿……自送走了司徒锦华和仇婉若,司徒珍惜心事尽了,在后宫之中,她虽为居于后位者,但之余六宫事宜,却皆已交托阮寒儿和柳莺协理,而她自己,则安安生生的做起了甩手掌柜。

  俗语都云,无事一身轻!

  这一日,秋风徐徐,天色大好。

  一早起来,趁着赫连煦上早朝的工夫,她用过早膳,打点好一切,便带着两个儿子登上凤辇。

  辇车出皇城北门,目的地是迎霜所在的齐王府。

  凤辇内,司徒珍惜双臂微张,正揽着赫连洛和赫连珩赏着窗外的景色,青竹自怀中取出一封书信,恭身将之呈于司徒珍惜面前:“娘娘……”

  “哪里来的?”轻回眸,眸中含笑,司徒珍惜微微抬手将书信接过。

  话,虽问出了口,但看到书信上的字迹,她脸上的笑容,不禁越发灿烂起来。

  那字迹,她认得!

  “看样子娘娘已然知道信是来自何处了!”同是轻笑着,青竹又恭了恭身,垂首退至一旁。

  “母后,哪里来的信?”自窗外回头,赫连洛瞟了青竹一眼,小脸上满是疑惑的问着司徒珍惜。

  “是舅舅!”

  轻笑着,看了赫连洛一眼,司徒珍惜迫不及待的将书信打开。

  “舅舅……”

  闻听是舅舅的来信,赫连珩眼眸铖亮,忙也将脑袋凑了过来。

  三个月了!

  这是司徒锦华离开京城后,第一次来信,自然让司徒珍惜心情雀跃。

  信上说,他和仇婉若已然离开安阳,于南陵落脚,一切都好,让司徒珍惜珍重勿念!

  看着手中信筏上兄长苍劲有力的笔迹,体味着他字里行间浓浓的满足,司徒珍惜眉眼含笑,心下不禁微微一叹!

  她的哥哥和婉若,终于得到了本就该属于他们的幸福!

  如此……甚好!

  将书信合上之时,辇车也已然抵达齐王府邸。

  辇车徐徐停驻,司徒珍惜左右拉着赫连洛和赫连珩自辇车步出,尚不及入府,便听身后马蹄声声,眉头微蹙了下,她脚步微顿,悠然转身,凝向于凤辇前停下的马车。

  吱呀一声,车门打开。

  待看清车上的人后,司徒珍惜的眉心,不禁又是微微一颦!

  那马车里下来的人,身着一袭浅蓝色锦缎华衫,头髻高高拢起,气质淡雅如兰。

  这人,不是别人,正是赫连飏的正妻——纳兰煙儿!

  自多年以前,赫连飏起兵被平,纳兰一族覆灭,过后不久,赫连飏便迎娶叶迎霜,当时身怀有孕的纳兰煙儿,仿佛于一夜之间看尽了时间繁华。

  在赫连飏与迎霜大喜之日,她没有哭,也没有闹,只是仰望星空苦苦一笑,再后来,她诞下女儿,便一直携女隐居于自己的别院,再不过问王府之事。

  七年,于女子而言,是段不短的时间。

  对纳兰煙儿而言,也是最美好的!

  岁月,往往可以改变太多太多的东西,在这七年里,司徒珍惜诞下了次子,而纳兰煙儿也已然身为人母。

  | |

  

上一章下一章返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