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

天才儿子嚣张妈咪

第一章 一夜放纵

发布时间:2016-03-30 18:43:52

   夜晚,酒吧,纸醉金迷。

  吧台,平日青涩雅致的女孩儿此时化身最妖娆的魔女,用一杯又一杯的烈酒将自己灌得烂醉。

  叶芊沫一直觉得自己的一生就是一部华丽的狗血剧,孤儿出身就已经够悲剧了,偏偏十三岁那年她所在的那家孤儿院莫名一场大火,于是她脑中所有的记忆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给吓没了,流落街头后,被黑道司徒家族收养,从而喜欢上了司徒家族的继承人,司徒洛天。

  按照一般的童话故事的剧情,王子和灰姑娘该幸福美满的生活,然而半路却杀出来一个与她抢王子的公主,硬生生的把她的童话变成了升级版的狗血剧。

  是的,公主与王子要结婚了,于是灰姑娘只能华丽的退场。

  退场就退场吧,偏偏还在她没走下舞台的时候,亲眼见证了他们一场火辣的舌吻!

  恶心!

  她已经拿到了法国一流大学的录取通知书,明天就要离开了,远远地离开这个令他伤心的地方,只是为什么会有这么浓重的不舍?

  “姐,一个人?”一个勉强算是好看,但目光猥琐的男人在看了她n分钟后,终于忍不住过来搭讪,话间,目光一直流连在她的胸口和大腿上。

  哦,对了,今晚,她穿了一条低胸的短裙,原本是用来诱惑司徒洛天的。

  叶芊沫自动忽略男人的不怀好意,径自灌着酒。

  男人依旧不死心,微微提高声音,“姐,请问你是一个人吗?”

  嘭!叶芊沫将酒杯重重地放在吧台上,“废话,劳资不是人难道还是一条狗吗?”

  声音不大,却极具穿透力,刚从楼上包厢走出来的男人闻言停下脚步,清冷的目光朝这边看了过来。

  她……

  琥珀色的眸子久久凝视着那张脸,身体仿佛化作一尊华贵的雕塑,明明是在看着她,然而目光里却是空洞而荒芜的回忆。

  她们……很像!

  好热!不是空气,那是一种来自血液里的躁动,被人下药了,但是喝醉之后的她大脑一片空白,根本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,只是一遍遍回忆着她与司徒洛天曾经的美好。

  叶芊沫迷蒙地看着四周,只觉得周围的男人全部都是司徒洛天那张温和俊美的脸,于是匆忙站起身,想要扑过去,然而脚下根本站不稳。

  “心!”

  在身体不受控制的倒向一旁时,一只略微粗糙却温暖的手紧紧拉住了她的手腕,用力一带,娇的身体顺着力道撞进了一个带着清凉薄荷香味的怀里,然而下一秒……

  “呕!”

  伴随着一阵呕吐声,酒水顺着男人黑色的衬衣一直蔓延到裤子上,而对方站着不动,仿佛在任她为所欲为,脸上淡漠得没有任何表情,然而嘴角却滑过一丝嗜血的笑。

  女人,你死定了!

  等吐够了,叶芊沫才恍惚地抬起头,清雅的脸因为药物的关系而变得绯红,媚眼如丝,下巴支在男人的胸口,慵懒地笑着。

  男人低头,修长的身体猛然紧绷,该死的女人,那是什么表情?

  此刻,在叶芊沫的面前,是司徒洛天的脸,俊美而优雅,今天,她穿着这么性感的衣服,在他面前,几乎都要脱光了,而他,却依旧不为所动,只是淡淡地弯腰将她的衣服捡起来,披在她的身上。

  他对她不感兴趣,可是她不甘心啊,那个女人除了家世和背景,有什么好的?

  叶芊沫迷蒙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,手如诱惑般地抚上她的胸口,“我把我给你好不好?”

  闻言,男人冷着抬起她的下巴,居高临下的态度如同高高在上的王者,等待所有人的朝拜与臣服,“你,确定?”

  叶芊沫立刻点点头,如猫一般在他的胸口蹭了蹭,“你要不要?”酥软的声音,暧昧的语气,足以令任何一个男人疯狂!

  男人邪魅一笑,抱起她大步离开。

  体内的热燥越来越明显,叶芊沫不断撕扯着自己的衣服,从口中无意识溢出来的琐碎呻、吟突破男人心理最后一道理智。

  电梯里,他将她放下来,却猛然抵在墙上,俯身吻上她的唇。

  只要看到有与他的丫头长相相似的女人,他从来不压抑心中的**,而这个女人,从眼睛到樱唇,甚至是在他怀里磨蹭的动作,都极为相似!

  吻,如啃咬一般,带着噬骨的思念与绝望的感情,狠狠地吸允着她的唇,甚至挑开她的贝齿,肆意在口腔里攻城略地。

  她的味道甜美得不可思议,让人上瘾,让人想要得到她的全部!

  放肆的吻让叶芊沫惊恐,然而体内的燥热却也因此缓和了很多,借着醉意,她开始由最初的抵抗变为迎合。

  在她的意识里,此刻侵犯她的,是她的洛天哥哥。

  柔软的娇躯贴近对方的胸口,大胆而生涩地回应着他的吻,不规矩的手在他胸口游移,身体难耐地磨蹭着他的身体,借以缓解体内无法发泄的躁动!

  这个女人……

  她很青涩,也很笨拙,却让他的体内燃起连他自己都无法遏制的占有欲!

  对待女人,不管多么的迷人与性感,他始终都保存着一份理智,然而此刻,他的的确确失控了,男人最原始的渴望侵占了他的一切!

  也许,是她太像他的丫头了吧?

  “叮!”电梯到达了他们要去的楼层,男人不由分地拉着她的手,大步走向房间。

  一把将她甩在床上,男子倾身压了下去,扯掉她早已凌乱不堪的衣衫,一双大手,肆意在她的肌肤上游走,然后覆上她胸前的柔软,肆意的欺凌。

  全身的血液在体内躁动不安,狂奔着,叫嚣着,指引着他却狠狠占有她的一切!

  “……唔……”叶芊沫难受地撕扯着身上男子的衣服,手探进他的胸口,扭动着身体,来更好地迎合他的侵占。

  此刻,叶芊沫完全被药力所控制,大脑一片空白,只是体内堆积起越来越多的躁动让她觉得空虚,觉得无所适从,只好从这个男人身上找到缓解的办法。

  软弱无骨的手,完全是毫无章法的一通乱抚,然而却在男人身上点起簇簇火焰。

  而当她的手无意间抓住他的坚挺时,所有的理智,疼惜,都被男人忘到脑后,迅速褪尽彼此的衣服,此刻,男人恨不得一口将她吞下肚里。

  磨人的妖精!

  “痛!”纯洁的阻隔被强行的冲破,疼痛让叶芊沫的大脑猛然清醒,然而却又被接憧而来快感淹没,双臂情难自禁地环抱住对方的脖颈。

  “哥……”叶芊沫低声呢喃。

  正在无情冲刺的男人听到这句话,猛然停下动作,被情、欲侵占的眸子有一丝的清醒,她刚刚……刚刚在喊他什么?

  “……唔……哥……”动作突然停下来,体内的躁动又开始作祟,叶芊沫难耐地扭动着身体,“……哥……要我……”

  “丫头?”

  是他的丫头吗?她的丫头也会这么无助的喊他,声音也是这么的好听与无辜,所以是他的丫头吧,是他的丫头看他太寂寞了,所以回来了是吗?

  然而,怎么可能,他是眼睁睁地看着他的丫头葬身火海了,可是……可是他宁可相信他的丫头还活着,此刻,他宁愿自欺欺人。

  丫头?好熟悉的称呼,然而此刻的叶芊沫已经无暇想那么多,微微抬起身体,主动吻上他的唇,学着他的样子用舌尖撬开他的牙关,在口腔里毫无章法的搅动。

  如此热情的举动再次淹没理智,男人回应着她的吻,然而身下的动作虽然依旧强悍却多了几分温柔,如果他的丫头还活着,他们现在已经该结婚了吧?

  吻,放肆地游遍她的全身,她的甜美让他忘乎所以,记忆的重叠,现实的美妙都让他疯狂,让他上瘾,让他忽略掉了心痛,一心只想狠狠的占有她。

  “……不要……”一次次的高峰让叶芊沫无法承受,药力已经过去,手下意识地推挤着男人的胸口,“……哥……不要了……”

  男人的眸子早已被情、欲支配,看着在他身下承欢的女人,想象着那是他的丫头,他的丫头,也会这么的妩媚,这么的热情,这么的香甜么?

  这么想着,动作不免得又加重了几分,带着绝望的思念,狠狠地要着她。

  “……不要……放……放开我……”叶芊沫无力承受他的疯狂,初经人事的身体根本无法负荷,“……求你……啊……”

  “你爱我,你再也不会离开我,丫头,你以后的每一天都会在我身边!”男人低头,咬着她的唇,逼迫她清醒。

  然而身体却因为再也无法负荷他的粗鲁,在达到高峰的瞬间,昏睡了过去,带着泪痕,她在梦里呢喃着,哥,不要娶别人,跟我在一起……

  

下一章返回目录